切换到宽版
  • 3963阅读
  • 0回复

原创战争小说《关东风雪》第二章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52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楼 发表于: 2012-10-28
   走出了树林,和尚对着大伙说:“兄弟们,咱们虽说是绺子,按大掌柜起局子时就立下的规矩,咱大佬爷们也是顶天立地的汉子,现在这里有个娘们,来路不明,而且在这深山老林里直挺挺的躺到现在,在没有弄清楚她的身份之前,谁都不许碰她,谁都不许坏了规矩,如有不听命者,可别怪我手里的家伙不认人了。
大伙被三掌柜的这么一说,才都注意到这是个女人,这是一个五官非常精致的女人,漂亮的瓜子脸,和尚接着对大伙说:“麻三和六子留在这里,其余人员全部散开”。和尚在土匪里的威望还是很高的,而且又略懂医术,土匪们知道三当家的可能要现场救治这个女人了,所以,听到命令后,土匪们立刻散开了,远远的站在四周,和尚对六子说:“快把她放到前面树林里背风的地方”,只见和尚从雪地里就势抓起一把雪就顺着这个女人的脸开始使劲的搓揉了,从脸、胸一直到手和脚,搓揉的这个女人皮肤开始微微发红了,这些常年在山里跑的土匪都知道,人的四肢要是在冰天雪地里冻着了,是绝对不能拿火烤的,如果一烤,那就会立马变残废,所以,和尚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当着众兄弟的面,把这个女人的衣服拔拉开,用雪使劲给她搓揉,这个姑娘被搓揉的渐渐有些知觉了,慢慢的睁开眼,看了下四周,又无力的闭上眼睛,嘴唇在微微的哆嗦着,和尚赶紧对六子说:“先给她些水喝,在喂些干粮,把人弄醒,六子麻利的从腰间解下一个用羊尿脬作内胆,外面缝着牛皮和靰鞡草包裹的水壶,对着这个女人的嘴慢慢的用手挤下去,女人用力的吸着,像好久干涸的田地一样,在吸附甘露一样,大半壶水被吸的差不多了,六子赶紧把壶拿开,从破旧的棉衣怀里掏出半个夹杂着高粱的黑面馒头,扳开了些塞到女人嘴里,女人的嘴在微微的蠕动着,和尚站在一边看了看后说:“六子,你骑着我的紫云骝,带两个兄弟抄近道立刻把这个姑娘送往大烟岭皮子沟那里,六子说:“放心吧,三当家的,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和尚说的大烟岭皮子沟其实是他们在山脚下设立的一个类似于联络点一样的据点,因为,日本关东军从1937年春开始大规模的对东北全境的抗日武装力量进行大举歼灭和疯狂扫荡,包括各个占山为王跟日本人作对的胡子们,很多股胡子被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关东军打散、打败后被挤占到山里,这些胡子有的投靠了日伪军,有的直接散伙了,有的继续杀人越货,打家劫舍。剩下的那些英勇的关东汉子们只好重整人马重起局子,跟小日本干到底。“山上好”这股绺子就是在这个形式下重新起的局子,这些人虽说是匪,但他们作风顽强,跟日本人作战勇猛,是一批勇猛的绿林好汉,一支重要的抗日武装力量,连关东军也惧怕三分,关东军一直在搜集各方情报,想找机会灭掉他们。但是这股绺子神出鬼没,规矩极严,从不轻易打家劫舍,所以极少暴露行踪,这股绺子的大掌柜根据残酷的斗争形势,也为了防止关东军到山里的突然袭击和扫荡,更为了防止其他绺子投靠日本人,出卖同胞,便在山下设立了这个据点,这原是一个林场小酒肆,在清末到民国初年,大批中原百姓从关外到关内闯关东,当年的这里,伐木的、收山货的、淘金的、跑码头的、三教九流,啥人都有,连那些妓女都愿意从城里往这里赶着来“出局”,由人用马驮着到这里来陪客,走几天的山路到这里,可见当时的繁华程度,那真是人潮鼎沸,好不热闹,那些生长在山区里的很多高大树木被伐木者采伐后先运到山下,然后经山海关运送到关外,再从京杭大运河水路由北而南漂流而下途经热河、山东、江苏后在转道依长江顺势而下最远运送到今四川巴中和重庆的嘉陵江,所以这些从关东地区输送出来的原木也被称为:“江木”。但在日本人侵占了东三省后,这里便逐渐荒凉,到最后都没了人烟,后来这里又逐渐有些零星人家,也是从被日本人占领的地区逃往这里的,在这里落户,渐渐有些生气,没想后来随着四方的胡子兴起,山里的人又四处逃散,这里又开始变得荒蛮。而现在,胡子们把这个地方掳过来了,“山上好”这帮胡子们把这里做成临时落脚点,一来供兄弟们平时喝喝酒消遣消遣,二来也为了维持各股绺子之间的方方面面关系,这个看似以卖酒和收山货为主的林场落脚点,为了便于掌握整个山岭里各股绺子间的联络和活动情况,更主要是为了能及时掌握日本关东军动向,然后在这里把收集的消息及时的送到山上。战争就是这样异常残酷,如果不多长个心眼,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当年,这里有个叱咤风云的胡子王,被人诱骗到一个窑子里去逛窑子,没想,这是阴险毒辣的小日本设下的局,把窑子里的女人全部换成日本的艺伎,后来,这个胡子王去了后就在也没回来了,几天后,这位极受胡子们敬重的大掌柜的头颅被挂到县城的城门楼上,让人心惊胆战。和尚把这个姑娘送到那里,主要是考虑到那个地方较为安全可靠,而且有几户山里人家在那里,救治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较为方便,而且姑娘家就是醒了也比较容易接受,更主要的原因是,他们新建的局子现在是极其秘密的,所以在没有弄清楚这个人的身份之前,是绝对不能把她带到营地的。所以和尚下令将这个女人送往那里,此刻,只见麻三纵身一跃,翻身上马,把这个女人夹在怀里,后面跟着两个弟兄,麻三两腿往马镫里一套,两个马镫往马肚子上一砸,这马即刻在这茫茫雪地中奔走起来了,这些土匪自小在山里长大,对这里的情况非常熟悉,只见马匹驮着女人和几个人影快速的在林中穿梭行进。
 
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更多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